安徽风和律师事务所 > 专业领域 >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诉讼与仲裁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

专业领域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诉讼与仲裁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来源: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时间:2010-12-29 00:04:00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 本站12月28日北京消息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 据介绍,《意见》进一步规范了自首、立功的认定标准,严格了认定程序,明确了从宽处罚幅度。《意见》的主要内容共八个部分,其中对交通肇事罪自首的认定、采用捆绑手段“送子归案”的处理、立功线索来源的认定、自首和立功处罚原则的具体把握等热点问题进行了明确。 据了解,自首和立功是司法实践中较为常见、非常复杂、具体把握中往往有较大争议的问题。近年来自首、立功的新情况、新问题不断出现,刑法和原有司法解释规定已不能完全适应形势的发展。最高人民法院此次发布《意见》,就是为了解决司法实践中遇到的新问题。《意见》对正确处理自首、立功问题,严格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和“保留死刑,严格控制和慎重适用死刑”政策,进一步提高刑事审判质量和效率,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认定自首,被告人是判死刑还是死缓保命?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答记者问.doc

诉讼与仲裁 1

法发〔2010〕60号.doc

关于自首如何影响量刑,刑法第六十七条规定:“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从法条的用语来看,是可以而非应当,同时刑法第六十一条明文规定:“对于犯罪分子决定刑罚的时候,应当根据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判处。”这是量刑的一般原则,量刑决定时应综合考虑上述多方因素。所以,自首一般从宽量刑,但并不必然量刑从宽。

诉讼与仲裁 2

一、自首影响量刑的几个典型性案件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自首对量刑影响巨大,引发网络舆情普遍关注的几个典型性案件:

1、东莞敖翔案,一审以具有自首情节从轻判处死缓。

大二女生在教学楼厕所被同校大四男生猥亵,在反抗逃脱之中竟遭对方残忍杀害。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一审宣判,判处被告人敖翔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被告人敖翔被控的主要罪名其中一项是故意杀人罪。那么,法官一审判定敖翔死缓的依据在哪儿?从判决书上,我们可以看到:“被告人敖翔犯故意杀人罪,手段残忍,情节、后果极其严重,论罪当处极刑,鉴于被告人敖翔有自首情节,归案后认罪态度良好,可对被告人敖翔判处死刑,不必立即执行。”纵观整份判决书,对于从轻处罚的依据,是“自首情节和认罪态度良好”。

诉讼与仲裁 3

2、西安药家鑫案:一审宣判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二审维持原判,两次审判均认可了其自首情节,但最后都不予从轻处理。

2010年10月,西安音乐学院学生药家鑫将张妙撞倒并连刺数刀致受害人死亡的事件引发舆论热议;10月23日,药家鑫在父母的陪同下到公安机关投案。2011年4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药家鑫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赔偿被害人家人经济损失费;药家鑫随后提起上诉。2011年5月,二审判决宣布维持原判;2011年6月7日,药家鑫被依法执行注射死刑。

最高人民法院复核认为,被告人药家鑫开车撞倒被害人张妙后,又持刀将张妙杀死,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药家鑫仅因交通肇事将被害人撞倒后,为逃避责任杀人灭口,持尖刀朝被害人胸、腹、背部等处连续捅刺数刀,将被害人当场杀死,其犯罪动机极其卑劣,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属罪行极其严重。药家鑫在作案后第四天由其父母带领到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构成自首,但不足以从轻处罚。

诉讼与仲裁 4

3、云南昭通李昌奎案:同样具有自首情节,但一审判处死刑,二审改判死缓,引发网络舆情,后经云南省高院重审改判死刑。

2009年5月16日,云南省巧家县茂租乡鹦哥村19岁少女王家飞与3岁的弟弟王家红被李昌奎残忍杀害。2010年7月15日云南省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以强奸罪、故意杀人罪,数罪并罚判处李昌奎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此案上诉后,2011年3月4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强奸罪、故意杀人罪,数罪并罚判处李昌奎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终审判决。就因为有了'自首'这个'免死牌',两份一字之差的判决书,顿时间在家属间和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2011年,云南省高院对此案重新再审。

2011年8月22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后,认为原二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但对李昌奎改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量刑不当。改判李昌奎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判处死刑。

诉讼与仲裁 5

4、与云南昭通李昌奎案相比,三年前同样发生在昭通的“赛锐案”一审判处死刑,二审省高院改判死缓。

2008年,在昭通卫生学校上学的21岁女孩吴倩,被一名叫赛锐的男子活活刺了27刀不幸身亡。案发后,昭通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赛锐涉嫌故意杀人罪。昭通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吴倩的父母在法庭上明确表示放弃附带民事赔偿,希望法院判处赛锐死刑。赛锐及其辩护人则辩称,赛锐与吴倩因感情问题起纠纷,且赛锐本人有自首情节,希望法院能从轻或减轻处罚。

2009年5月,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审理,认为被告人赛锐虽在被追捕过程中向警方投案,但他的作案手段特别残忍,情节极其恶劣,社会影响极坏,罪行极其严重,依法不应从轻处罚。辩护人所提被告人投案自首情节的辩护意见成立,但请求从轻处罚的意见及其他辩护意见不成立。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赛锐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在昭通中院一审判处其死刑后,被告人赛锐提起上诉,云南高院作出的二审判决以赛锐有自首情节为由,改判其死缓。